[小猪班纳 ]第七百七十五章 要與不要,皆在我心

2019-09-08 23:21:52 | 作者: admin

  南方的五月,陽光照在身上已經有了些悶悶的炙意,午後尤其,白晃晃的一片日照下,薛東昌仿若被無形的雷電劈中,整個人成了座雕功傳神的石像,隻麵部那震驚的表情尚且維持著“栩栩如生”。

  這代表什麽?刺殺太子的行動泄露了!

  晴天霹靂,驚天噩耗呀,薛東昌完全沒設想過會有這樣一種可能。

  他知道自從四月往建昌啟程,三皇子安排的大批訊人就開始不間斷地把錦陽的消息快馬遞來,依照安排,四月那場刺殺已經發生了小半月,三皇子應當是在剛剛抵達建昌時,就已收到情報。

  薛東昌眼瞧著主子悠哉遊哉,毫不緊張,隻以為大功已經告成,甚至不屑一提,正掐指算著建昌府最多再等十日,就會聽聞京都大變,太子被刺身亡的消息,哪裏料到,事情竟然有了如此惡劣的變故?

  三皇子媚眼一咪,唇角妖麗,舉手拍了拍親信統領的肩膀:“東昌,走,陪我喝上一場。”

  “殿下!”薛統領石化的變情在重重幾拍下才有變動,五官糾結一團,活像一窩亂麻:“事情已經這般緊急,當拿出對策呀,您這是……”還有這等閑情?喝上一場?把胡世忠丟給盤兒慢慢殺?這是要束手待斃的節奏?

  束手待斃還是個積極認罪的態度,主子這是準備破罐子破摔了?!

  薛東昌五髒六腑像是點了把火,急得一路跳腳頭冒濃煙,但多年來養成無條件服從主令的素養讓他無法拒絕反抗,腳步踉蹌地跟著晃著折扇仿若閑步觀花的三皇子出了驛站,穿街過市,到了處聲譽極佳的豪華酒肆。

  三皇子才到建昌,就雷厲風行地將胡世忠治罪,把那忍辱負重終於替夫雪冤的工匠之婦救出苦海,有那婦人在百姓中的廣為傳揚,三皇子無疑成了建昌府的“青天”,甚至有不少百姓自發將一些山珍野味獻來驛站供三皇子品嚐。

  酒肆掌櫃自然認得這位來自京都的天子驕子,大獻殷勤,不需囑咐,就把人迎入最是寬敞雅致的包廂,佳肴美酒飛速呈上。

  薛東昌掌心被塞進一杯美酒時,才算當真醒過神來,一迭聲兒地問道:“殿下究竟什麽時候就得的報,京中究竟如何,安排得那般妥當怎麽會泄露,咱們可不能束手待斃呀!”這可是功虧一簣,叫人如何甘心?

  三皇子好容易才把眼光從麵前色香俱全的佳肴上移開,緩緩在薛東昌一張苦大愁深的麵孔上一轉:“還需要密報?咱們在徐州驗行時,黃恪那小子就企圖偷溜,這說明什麽?說明黃陶心懷二意,黃恪情知性命難保。”

  薛東昌險些被一口酒嗆死:“當日黃恪說他是想借著盤桓徐州的機會,去訪訪舊友,回來是險些迷了……原來是想偷溜!”

  從京都往南,當然是行水路走運河最為便捷,不過三皇子因要等密報,沿途有停留,尤其在徐州,還去拜訪了都司平南伯,滯留了整兩日,黃恪說要訪友,三皇子也沒拒絕,隻讓人暗暗盯著,後來黃恪疑似“偷溜”,可解釋一番後三皇子並沒質疑,薛東昌也就信以為真了。

  “殿下既那時就知事有變故,為何毫無作為?”薛東昌隻覺得自己腦子裏像是被人倒了一桶漿糊,完全轉動不起來。

  “誰說我沒有作為,不是沒急著往京都趕回嗎,這才把胡世忠交給盤兒泄憤。”某人還是那般悠哉遊哉。

  薛東昌恨不能吐出口血來,這叫什麽作為!

  三皇子實在被薛東昌的急躁逗得忍俊不住,一胳膊撐在膳桌上,悶悶地笑了幾聲,才沒有再賣關子:“東昌,我早知黃陶必反,他是個什麽人,多疑狠辣眥睚必報,我把他治得那麽狠,他哪還會真替我賣命,再說,他雖不圖建寧候的爵位,那是因為黃家已經江河日下,他根本不屑,但他一直覬覦衛國公府的權勢,他那妹子是國公夫人,生了個嫡次子,隻要蘇荇有個萬一,將來衛國公的爵位隻得落在黃陶親外甥的頭上,蘇家家主,掌著的可是禁軍與勳貴舊部,黃陶哪甘放棄?”

  “可是有我在一天,絕不容他動蘇荇,衛國公對黃氏已經生疑,黃陶這時想動手也沒了機會,除非身後有個堅硬的倚靠,必須是坐在龍椅那位,那人怎會是我?倘若我得了天下,莫說衛國公,便是建寧候,也不讓黃陶傷及毫發,他怎能報仇血恨?”

  薛東昌忍不住咬牙,不無憂憤,女人,女人,都是因為女人!

  “狹隘!”三皇子分明看也沒看薛東昌一眼,竟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般,舉起銀箸就往他頭頂拍去:“就算沒有旖景,我也許不會與黃陶撕破臉,或者默許他暗害了蘇荇,可一旦殺了太子,他和虞棟,豈不捏了我的把柄?我必須把兩人鏟除。”

  “要實行軍製改革,不被世家勳貴掣肘,依靠諸如黃陶、虞棟般貪欲膨脹之輩能成事?必須要重用蘇、楚兩府,沒了黃陶,就算是黃氏的兒子襲爵,那也是衛國公的兒子,是我大隆忠臣之後,隻要不被人挑唆蠱惑,還是能夠信任的。”

  薛東昌胸腔憋悶得厲害,一梗脖子說道:“可那也得等大功告成之後,難道殿下不是因為廣平郡主,才提前與黃陶撕破了麵皮,讓他心懷怨恨,投誠了四皇子!”

  三皇子搖頭:“你呀,和孔小五一個德性,我告訴你,我想做的事決不會輕易放棄,若我要大隆帝位,豁出性命也要放手一搏,若我必須要得一人之心,也會豁出性命。”

  薛東昌一臉“殿下總算承認”的表情,腮幫子動了幾動,終於沒在“女人”的話題上糾纏,連連喝了好幾盞悶酒。

  “東昌,如果我要大隆帝位,現在也沒人能夠阻止。”三皇子卻劈手奪過親信手裏酒杯,重重一頓:“你知道京都發生了何事?太子險些遇刺,皇後卻病倒禁宮,內宮之務現在由太後掌管,虞渢負責調察太子遇刺案,得出的結論卻是北原人所做。”

  薛東昌目瞪口呆:“黃陶沒供出殿下?”

  三皇子“怒其不爭”毫不留情地又賞了一個筷子敲頭:“黃陶他要自保,哪能自曝受我之命行凶,卻又暗中背叛?”

  “那是楚王世子糊塗了?”

  “虞渢若是這麽糊塗,我還犯得著……”三皇子重重一頓,扶了扶額頭:“呆子,老四和黃陶能放過我?就算黃陶為求自保不敢指證,還有虞棟那個蠢貨!”

  “殿下,您就直說吧,這究竟是怎麽回事。”薛東昌經過了一番乍驚乍懼乍喜乍憂,情緒起伏太大,隻覺得已經到了崩潰邊緣。

  “是我那父皇,還想著一床被子蓋下,冠冕堂皇的掩藏皇室裏的一團醜惡。”

  薛東昌總算明白過來,卻又不敢置信:“聖上是不想追究殿下刺殺太子的事?”

  三皇子眼中墨色一沉,靠近唇邊的酒盞又再頓下,事到如今,最關鍵的一個節點已經過去了,虞渢,他到底還是……把自己想說的話轉告禦前,而他的父皇,果然是放不下。

  “虞棟已被處死,公之於眾的罪名卻是不孝不義,暗謀奪爵,毒殺楚王妃母子。”三皇子總算把密報所錄一一告訴親信。

  “這對皇族而言可是醜聞,怎麽會公布?”薛東昌大詫:“聖上其實早知楚王妃母子中毒與虞棟有關,卻按下不察,甚至以‘病情’掩蓋,就連楚王妃是被江氏毒殺的事,也隻有少數人知,怎麽突然……”

  天家素惡奪嫡爭爵之事,一旦察知,甚至有勳貴望族幹脆被奪爵清算,當然是有政治目的,認為不孝不義挑釁家長與國法之徒,勢必貪得無厭,一但得勢,甚至會挑動奪儲引皇族內鬥,此風不滅,為國之隱患。

  故而公候之家就算發生奪爵的內鬥,也會遮遮掩掩,生怕被皇室追究個治家不嚴,教子無方。

  皇族更重名聲,輕易必不會張揚內鬥醜惡。

  實際上人心貪婪,內鬥曆代不絕,有誰相信那些身處權位之人所有都能做到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?便是平民百姓都有察覺,那些花團錦簇、仁義禮信之下,大多掩藏著不堪入目的肮髒醜惡。

  天子這般信重楚王嫡係,尤其對虞渢,更是將他當成未來柱國,可是楚王妃被人毒害一事仍舊被有心遮掩,不讓追究。

  事隔多年,這時卻總算爆發出來。

  “虞渢這人也算隱忍了,卻也十分果辣,他一出手,就是一矢中的。”三皇子微斜唇角:“我把虞棟獻給他,原來是給他一個人情,且以為倘若他能替我進言,父皇為了掩蓋真相,最多會讓虞棟死得不明不白拉倒,哪知他倒會利用這個機會,也不知怎麽挑撥了虞湘那隻豬毒殺兄嫂,引出了苗家毒術……就算病逝暴亡,也沒有一家子突然死絕口的道理,父皇為了掩蓋自家的醜聞,隻好犧牲宗室名聲。”

  薛東昌抓住重點:“也就是說,殿下這時還大有勝算!”

  “老四能放棄斬草除根的機會?再說我早有安排,皇後這時也知道是我要刺殺太子。”

  薛東昌:!!!

  “東昌呀,大隆帝位我早不稀罕了。”三皇子舉盞仰首,再度垂眸之時,眼底情緒更是晦暗不明:“我想要的,豁出性命也要到手,我不想要的,誰也別想強加給我,更何況於……彌補與施舍。”

  皇子冷冷一嗤:“你有所不知,遠慶五年咱們出使西梁之前,父皇分明答應過我,在我回京之前,不會賜婚虞渢,可結果呢……結果咱們前腳才走,翻過年坎他即下旨賜婚,等我趕回京都,什麽都晚了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那父皇怎麽解釋?反說一切都是為了我,為了把大隆江山交移我的手裏,必須籠絡蘇、楚兩府,為了將來皇權大統,為了大隆政通人和,不過就是一個女人,切莫因小失大。”

  薛東昌尚未從主子那句交心裏回過神來,呆怔怔地點了點頭,以他看來,天子所說不錯,相比江山大位,區區女人算得什麽?三皇子楚心積慮多年,謀的就是九五尊位,竟為了這麽個理由……就不稀罕了?

  “誰都認為這是真知灼見吧,得帝位者,當心係國政,不能兒女情長,不能恣意枉為,越是位於權勢頂峰,越是諸多限製,身為帝王者,注定是要不斷取舍,犧牲一些微末,而顧及大局。”三皇子又是輕輕一笑:“可是連一個女人都得不到,必須放棄得取的帝位,該有多諷刺?就好比居於至尊之位,卻連愛慕之人都不能保全,明知她是被害至死,卻縱容凶手錦衣玉食安享尊榮……我那父皇,倘若真是絕情絕意,為了江山社稷枉顧真相,也算是母妃錯付情意咎由自取,可是好笑的是,他偏偏要稱對母妃是一片真心,之所以隱忍,並非僅為帝位穩固,關鍵是為了我。”

  薛東昌結結巴巴地說道:“殿下,這是何意,聖上他,不是不知……”

  “他知道,不僅他知道,我的祖父與祖母也早有察知,皇後是勒殺我母妃的真凶!”

  “咣當”一聲,隨著三皇子手臂一摜,一個酒盞直飛牆角,粉身碎骨。

上一篇:永利集团旧网址_手机官网 下一篇:[五星级酒店烧水壶卫生巾 ]重庆市2018年市级最终投票通过